够了!不要再告诉我吃什么能预防癌症了!

时间: 2017-08-11 15:24:08浏览(411)评论(1)点赞(0)收藏(1)

2012年,哈佛大学的Dr. Schoenfeld和斯坦福大学的Dr. Ioannidis发表了一篇系统综述,发现几乎所有常见的食物都和癌症发生风险的增加或减少相关。作者发现,在单一研究中,食物和癌症发生风险的变化有较大的关联,但在Meta分析中,这种关联就会变小很多。

然而,即使你不是一个医生或流行病学家,你也会知道癌症、心脏病的影响因素有很多很多,而绝非单一的某种食物。

在信息过载的时代,注意力是我们最稀缺的资源。

在将近20年的临床实践中,我越来越发现临床医生有一个强大的敌人—干扰信息。我们时常会错过非常重要的信息,因为许多小的干扰吸引了我们的全部注意力。

4-1.jpg

(来自“引起恐慌的”新英格兰医学杂志:今天的“随机”新闻是Coffee(左图) can cause Depression(中图) in Twins(右图),Cartoon by Jim Borgman )

过去几年,我看过很多的流行病学研究的论文、新闻稿、报道,并且越来越相信这些干扰已经妨碍了医学的发展。公众的信息来源大多是媒体,而媒体看重的更多是流量,例如页面的浏览次数、链接的点击次数,导致这种情况越来越糟糕:有些研究仅仅是听起来很好玩、是一个热点,但其实根本站不住脚、或毫无实际意义;也有些研究很有意义,但在新闻稿和报道中却有很多“标题党”横空出世。在这种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环境中,好的研究、好的新闻稿被无意义的“干扰”驱逐出公众的眼球。

我们一起来看一些最近常见的例子。

咖啡能够降低死亡率?

《内科学年鉴》近期发表了两篇队列研究的结果,均表明咖啡摄入和更低的死亡率、更好的心血管水平相关(公众号之前推送过:《内科学年鉴》连发两文,聚焦咖啡和死亡率)。但是,现有的文献已经连篇累牍地在不同的目标人群中证实了相同的关联。甚至,有随机对照试验研究发现晚期心脏病患者喝咖啡是安全的。

“不谈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”。我们很清楚的是,在合理的剂量内咖啡是无害的。当然,在某些人群中,咖啡也会导致他们心悸、心慌,而这些喝完咖啡会难受的人完全可以不喝。身为医生、流行病学家,我们应该做的是不再一遍一遍研究咖啡的这些方面,应把精力集中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。

巧克力促进健康?

请让所有和巧克力相关的研究停止吧。大多数研究声称巧克力摄入和更好的结果相关,如心血管疾病的发生风险降低。

就像很多人每天都要喝咖啡保持清醒,我的同事Vivian每天都需要吃87%的黑巧克力保持自己的活力。然而,如果她的健康状态良好,究竟是因为她吃黑巧克力,还是因为她每天坚持地中海饮食、中午练习半个小时的瑜伽、监测并调节自己的睡眠模式?

这就是问题所在:很多黑巧克力的热爱者可能会保持更好的饮食、锻炼习惯,而疾病发生则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,大多数因素我们根本无从知晓、无法控制。

生活环境和疾病相关?

另一个显而易见的、不应该浪费杂志版面去发表的事实就是“不好的生活环境”和“不好的健康水平”相关。前几个月,Lancet杂志发表了一篇人群样本覆盖非常广泛的文章,证明了住的离公路近和更高的痴呆发生率相关。

然而,这意义大么?当然,汽车尾气对人的身体不好,但是会不会是其他因素导致了痴呆?此外,如果有选择,谁会选择住在高速公路旁边?例如,通常具有较低社会经济学地位(socioeconomic status)的人更可能住在高速公路旁,也可能有更差的医疗条件。

马拉松比赛期间,心脏病死亡率增加?

4月份,当Boston Marathon火热进行之时,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观察性研究的结果,表明在受马拉松比赛影响的医院,急性心肌梗死或心脏骤停的死亡率会增加3.3个百分点。而在比赛当天,救护车的患者转运时间平均也会增加4.4分钟。

然而,结果的置信区间很宽,有些受马拉松比赛影响的医院反而会有更低的心脏病事件发生率。同时,这个研究采用的是自身历史对照,并非随机对照,因此可能有很多混杂因素。即使这个结果是正确的,大家也不会对“大规模封路会影响急救效率”这样的结论感到惊讶。就像每个人都知道,如果发生心肌梗死或者卒中,但愿是在周一到周五(医生都上班)早上10点到下午4点(错开早晚高峰)。

大麻有益还是有害?

在美国,有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关注大麻的使用。在美国心脏病学会(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, ACC)2016年的年会上,一个大型的观察性研究报告称,相较于不服用大麻的人,近期服用过大麻的心肌梗死的患者有着更低的住院期间死亡率(OR=0.83),而对于机械通气的需求则更高(OR=1.19)。

在这个研究中,我们同时看到了使用大麻的积极和消极影响,也必然有许多我们还不知道的机理。然而,对于很多记者来说,这个研究是否站得住脚、是否有临床意义无关紧要,仅仅有“大麻”这个词就足够吸引点击量了。

4-2.jpg 

(全球大麻合法化情形 来源:维基百科 获取日期:2017年8月7日)

随着大麻在美国部分地区的合法化,越来越多的成人开始服用大麻。作为在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不合法的毒品,相关研究仍然较少,也有很多潜在的结论等待着科研人员的探索和发现。我们不应该把时间都浪费在去研究“经常吸食大麻的人思考得更慢”“经常吸食大麻的人吃零食更多”这种无关痛痒的结论上去。

你总是倾向于相信你愿意相信的?

许多观察性研究的结论会对有确认偏倚(confirmation bias)的人很有吸引力。举个例子,假如我相信心血管疾病的诊疗过程中存在着过度治疗。于是我不难找到JAMA: Internal Medicine上的一篇观察性研究的文章。

这篇文章发现在美国国家心脏病学会议(National Cardiology Meetings)召开期间,具有较高心衰和心脏骤停风险的患者有着更低的30天死亡率。作者观察到,在这段时间内,有更少的心肌梗死的患者接受冠状动脉介入手术(PCI),然而死亡率没有显着差别。

尽管作者费尽心力地在讨论部分写了很多该研究分析的局限性,但主流媒体报道的却大多是“更少的人为治疗干预→更好的心脏护理水平”。当然,也许这是真的,但是这并不是JAMA这篇文章的本意。如果我是个对心血管治疗存在偏见的人,完全可以用这篇JAMA的文章做一个PPT证明过度治疗多么“可恶”—尽管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文章的本意。

我们该怎样避免干扰?

一篇来自于70多个科研人员的报告提出,希望将p值的判断标准从小于0.05改成小于0.005。作者指出,这个改变尽管不能解决多重假设检验、p-hacking、低效能、各种偏倚的问题,但是可以作为解决这些问题的补充。在多年的学习回顾中,作者发现p=0.05的阈值意味着至少30%的新发现是错误的。

并不是所有观察性研究都充满了干扰。在2017年8月3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中,前CDC主任Dr. Frieden描述了观察性研究可以怎样帮助改进公共卫生实践。他举了两种研究作为例子,例如某种公共卫生政策改变后(如疫苗接种政策、禁烟政策)对于人群的观察、或对于罕见病患者的跟踪调查。这些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观察性研究。

最后的碎碎念…

数十年以来,p=0.05已经成为所谓的“金标准”,改成其他的值即使被证实合理,也是遥遥无期。当然,谁都无法限制大家不去做某些可能会引发误解的研究。然而,还有一些小办法可以部分解决这些问题。

首先,杂志应该更加审慎地接受可能站不住脚的文章,并更加清晰地写出文章的缺点。比如,何不把局限性写进摘要?

其次,文章的作者和医学期刊应该在新闻稿中尽可能做到客观、准确,不能助长媒体的过度报道的不正之风。

最后,读者也应该培养自己的批判性思维,更加带着审慎怀疑的态度去解读相关的报道。多去想一想混杂因素、逆向因果关系。并且时常铭记于心:相关不等于因果。

原始出处:John Mandrola, et al. Enough With the Coffee Research and Other Distractions. Medscape. August 02, 2017

来源:医咖会,作者:张明宇

  • 点赞

评论原文:

评论原文X

关注
工作: